精彩推荐列表
中国维和官兵被激进分子石块击中 上刺刀示威慑
2015-02-02 13:50:09.0

在警卫分队战士王长军的记忆中,“5·19”已经成了一个符号,那是整个维和期间最为惊险的一天。

由170名官兵组成的警卫分队,是我国向联合国维和任务区派出的首支安全部队,主要负责联合国马里综合稳定特派团(联马团)东战区司令部和维和部队营区的守卫任务,在危险来临的时候首当其冲处于第一线。

当地时间去年5月19日中午,因马里国内政治局势恶化,千名加奥民众分乘摩托、皮卡车突然聚集在东战区司令部南门,高举旗帜示威。拳头大小的石块雨点般从围墙外飞来,砸得集装箱板房“噼啪”作响,很快砸出数十个凹坑。数十名激进分子手持棍棒砍刀不断冲撞大门,还有数人手持火把,企图掷入。

王长军和战友们早就练就了“百步穿杨”的真功夫。然而,面对当地示威群众却不能直接使用武力,否则极有可能引发更大的矛盾。

面对两难境地,王长军迅速和战友一起支起圆木,并用身体死死抵住大门。18名党员组成的突击队,一字排开,用身体加强防线。混乱中,王长军和王稳被石块击中,鲜血直流。

“一定要守住自己的战位,决不能让人从我这儿进来!”事后,王长军如此表示。

关键时刻,队长张革强果断下令:一线防御工事中的战士将刺刀上枪以示威慑,快反排2台步战车发动引擎准备应对,外事组一面喊话表明立场和底线,一面紧急协调东战区最高安全官到现场与示威民众对话。一系列科学妥当的举措,使事件很快得到平息。

事后,东战区司令马马杜将军亲自来到营地,看望受伤的王长军二人,并将自己收藏的“思考者”根雕赠送给警卫分队。

然而,局势的发展很快超出了大家的预想。

几天之后,马里反政府武装推进至距加奥约20公里的地方。为确保自身安全,各国维和部队纷纷向战区司令部打报告暂停外出执行任务,战区民事部门甚至已进行撤离准备。不少当地百姓也踏上了逃亡之路。

保卫战区,就是维护和平。战区不稳,就意味着维和行动的失败。面对危局,张革强毅然决定:组织一次实弹演习,通过武力展示以慑止战。

演习那天,共出动4辆步战车,5种武器喷吐着火舌,8类弹种的咆哮声响彻任务区上空,向外界宣示了中国维和部队维护世界和平的坚定决心。

这次演习有效遏制了局势进一步恶化。联马团司令卡祖拉表示:“中国警卫分队用他们的行动为所有维和部队注入了一针强心剂,有力震慑了恐怖分子的嚣张气焰。”

“一号涵洞三联坑,油站过后轮胎横……”

这个口诀,是驾驶员陈天洪总结的出行路况。

到达马里不久,警卫分队接到通知:在沙漠腹地执行建设任务的荷兰工兵,频遭恐怖袭击,请求中国警卫分队提供安全防卫。

荷兰工兵分队施工的区域东邻机场,三面环灌木丛,形如“活靶子”。当时,70%的火箭弹袭击都发生在机场周边,防卫难度可想而知。

陈天洪和战友们一起熟悉路况,制定预案。一路上2个转盘路、4个转弯点、8个涵洞以及数不清的坑坑洼洼,在他眼中都是潜在的敌情,他们也相应总结出了预设标识、电磁干扰、变速通过、延时规避、曲线回避、拉大车距等应对措施。在施工现场,中士邹守祥还设计出可以自动触发的诡计机关,防止恐怖分子潜入防御区域埋设诡雷。

尽管如此,各种情况还是防不胜防。

一次,2枚火箭弹相继落在施工现场,升起乌黑的蘑菇云,落点距离官兵只有几百米远。

还有一次,2名蒙面人员驾驶一辆皮卡向我防御方向急速接近。现场,2组警卫掩护荷兰工兵就地疏散隐蔽,2辆步战车冲向防御前沿进行支援。在皮卡距离防御阵地约150米时,张革强果断下达命令拉响警报,2人调转车头仓皇离去。

事后,荷军一名少校军官用一株从国内带来的郁金香表达感谢之情,“能够得到你们的安全防卫是我们莫大的荣幸!”

维和期间,分队高标准完成保卫战区司令部、为荷军提供全域防卫和458次机动巡逻、快反支援及239次警戒护送等任务。联合国助理秘书长简·露特赞扬:“中国军人在战乱未息的撒哈拉沙漠建起了安全绿洲。”

 


文章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华网的观点或立场]
发表评论
您好,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进行评论
 
中华网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