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推荐列表
杨卫泽情妇是白富美:学艺术出身 家教好
2015-02-03 22:31:01.0
 

在杨卫泽落马后第4天,南京市人大常委会接受罗群、陆冰辞去副市长职务的请求。据此前的公示,罗群拟任南京市委常委,陆冰则年满60岁。

于是,南京市政府班子里过去的7名副市长只剩下5个,市委常委中则缺市委书记和纪委书记,南京城里一场更大的人事变更也即将到来。

“如果现在来回顾杨卫泽的仕途历史,可以看到一个官员的政绩饥渴病症从腠理到膏肓的过程。有的干部是想做事,也能做事,但野心太大,为了升迁不择手段。”江苏省委党校一名教授感叹,“这些年在报纸电视上看到的他,感觉和当初在党校听我课的那个他几乎不是一个人,我有点认不出来。”

“贵人缘”(“过去,我们找银行贷款困难,现在,银行追着我们贷款”)

出生于1962年的杨卫泽在南通长大,36岁成为省交通厅长,44岁晋升省委常委,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被视为“政治明星”。廉政瞭望记者在江苏采访时,听到多地主战线上的官员对他的评价较为一致——杨卫泽是个“能人”。

这个“能人”的起步,是在江苏省交通厅。“杨卫泽的‘机灵’和‘能干’,在江苏官场上是出了名的。”前述教授向廉政瞭望表示,“同样重要的是,他当初被大领导看上了,省委一名南通籍领导当时非常赏识这个杨卫泽,觉得他做事情的眼光、思路和魄力都很强,曾经多次带着一起到市县调研。最近几年的公开报道中,他们还多次一同出席过南通在宁的一些老乡活动。”

据江苏省交通系统一名干部透露,杨卫泽长期在厅里的规划处工作,积累了不少经验,辅之多条高速公路和长江大桥的建设经验,让他也有点“小狂”。他在就任交通厅长期间有一句“名言”——“过去,我们找银行贷款困难,现在,银行追着我们贷款”。

“杨卫泽是个专科生,不过工作非常勤奋,领悟能力强,学东西也很快。以他的能力,当时出任厅长是没有问题的,只是升迁速度的确让人有点意外。”接近江苏省委的一名人士分析,“不过江苏属于沿海发达地区,出经验也出典型,高级领导中甚至越级提拔的也有。”

有媒体报道,杨卫泽落马或与当年在交通厅的高速公路工程有关,上述干部对此回应:“江苏后来一度摘下全国高速公路总里程和密度全国第一‘桂冠’,客观说杨是有功劳的,也打好了基础,但这样的大投入大建设,里面的诱惑太大了,很难说杨有无问题,或者说具体是什么问题。”

江苏省政法系统的一名处长称,当年苏州副市长姜人杰落马时,给杨卫泽震撼很大。此时的杨正在仕途上升期,一度在很多场合都更加低调了,当时曾有人以为杨要受到牵连,没想到很快转身去了无锡做市委书记,两年后,更是开启了无锡的书记由省委常委来长期兼任这个“惯例”。

“杨卫泽是普通家庭出身,本身没有什么人脉,早期是靠自己的能力脱颖而出,后来是主动进圈子还是被人拉近圈子,这个就很难讲了。”上述处长表示。

廉政瞭望记者注意到,2009年,周永康无锡老家西前头村所在的锡山区厚桥镇变身为街道办事处,并吸收了临近安镇所辖的南桥头村等8个村,总面积33.7平方公里,28408人。南桥头村的不少村民对此抱怨,“厚桥的区域调整苦了我们乡下人,我们村本来上安镇购物5公里,调整后,到厚桥办事情要比原来多走10公里。”

当地有干部感慨,在经过西前头村的锡山大道建造以前,北侧不远就有宽阔的东安路和先锋路,都是车少人稀。但在修建中,拆了村里第一排十多户人家,到周家大门后就戛然而止,一直被人诟病。“这条路在建设中叫新坊路,建成后忽然变成锡山大道了,要知道这个名字听着应该是我们锡山区的主干道,谁知却在这么‘偏’的地方。”

“拆迁经”(“要适度超前建设高速公路网络”)

2001年,杨卫泽由省交通厅长转任苏州市长,被外界视为是积累地方工作经验,今后很可能会受到重用。

到了苏州,杨卫泽开始把自己最擅长的搞交通那一套经验嫁接到了地方上。当地一名处级干部对廉政瞭望记者表示,“杨卫泽在苏州当市长时,也是环城高架、苏嘉杭高速、沿江高速和绕城高速的大修建时期。他提过一个概念——要适度超前建设高速公路网络,当时这在苏州政界具有不少争议:有必要修这么多高速公路吗?大家一度觉得这个从交通厅过来的市长是不是只会修路,不会干别的。后来再看觉得这个思路是对的,超前一点,可以增强城市综合竞争力和对区域经济的辐射带动能力,苏州在长三角地级市中可谓走在了前面。”

这些路修得很快,很漂亮,不过随之也埋下了一些隐患,如被人诟病的环城高架北段工程质量,当年的一些拆迁户坚持举报杨卫泽10余年。消息人士向廉政瞭望记者透露,杨卫泽在主持苏州道路改造,有的项目和他的妻子息息相关。“比如说花刚岩的路牙,从安徽进货时每块27.5元,最后结算每块翻到了120元,赚的都是纳税人的钱啊。”

刚刚到无锡,杨卫泽也提出要修建环城高架和惠山隧道,把无锡过去“一体两翼”的城市规划拉扯成一座大城市的骨架。“无锡更像个现代化大城市,的确是杨卫泽来了之后的效应。”接近无锡市政府的一名人士表示。

2010年7月4日,无锡内环高架惠山隧道客车起火致24人死亡的特大车祸后,当地曾引发对隧道消防工程的质疑,以及到底该不该修隧道的争论。不少人认为,“在无锡这样的中等城市,不说工程成本,高架的安全性远远高于隧道,太湖大道广南立交到金匮桥为什么又要采用隧道?”

“公允地说,隧道和高架各有利弊,前者容易被水淹,高架则可以打造立体化多层交通,缺点是噪音污染,所以需要因地制宜,不过杨卫泽属于那种能修隧道绝不修高架的人。像杨卫泽和季建业在南京城西把高架炸掉修隧道,当时人民怨声载道,但现在通车了大家都说好。我有个同事说每天开车从这里过都会在心里赞一声,过去40分钟的路程缩短到了10多分钟。”江苏某省直机关的一名副处长王成表示。

修建无锡市行政中心,也是杨卫泽的一个大手笔。“当时的目的是为了开发太湖新城。”当地一名街道办干部称,“不过的确有点奢华了,这里北枕金匮公园土山,南依尚贤湖,位置非常好,总建筑面积约29.8万平方米。”

此外,2008年,高98米的无锡市第一人民医院只存在了7年便被拆除,耗资一个多亿的无锡周山滨汽车站使用才一年也被拆除。“现在看来,都是杨卫泽在无锡大拆大建的佐证,为什么当时大家却没有觉得呢?”无锡一名媒体人对此唏嘘。

“城市经”(动辄就要建“传世之作”)

据前述那名苏州处级干部回忆,杨卫泽到苏州没多久,也开始“恶补”城市建设经验,据说经常开会时都会提到经营城市的理念,要让经济增长方式由“农村推动型”向“城市辐射型”转变。他曾拍着桌子说过,要把世人眼中的“小苏州”观念扭转过来,不要让人以为苏州只是一个旅游城市。

杨卫泽最得意的是,在他任上,苏州获得了国际花园城市、国家园林城市的称号,苏州所辖的5个县级市也全都成为国家环境模范城市。由此,杨卫泽的主政理念开始从修公路向做文化、抓人才转变,他后来在无锡、南京主政时,也把这种理念延续了下去。

“到了无锡,杨卫泽转变更大。他开始还是像之前那样发展交通,但很快觉得不对劲了。”王成分析,“一段时间后,他意识到无锡和苏州不同,经济和文化都要差一截,接受上海辐射也弱一点,天时地利都不具备,只有发展人才了,于是就有了那个浩浩荡荡的‘530计划’。”

这个计划出台于2006年4月,目标是“5年内引进30名海外领军型创业人才”,多次受到中央部委领导肯定,一度常年接待外省市兄弟单位造访、取经达四五十次。

当时有老干部批评杨卫泽“好高骛远”、“浪费财政”,不过杨卫泽仍不以为然。

“那几年,无锡引进这些人才的黑洞很大,尤其是刚开始对海外人才审核不严,无锡财政也被一些‘克莱登大学’的人‘骗得很惨’。”王成说,“直到后来进行规范后,才稍有好转。”

除了人才,杨卫泽也乐于对城市进行文化包装。2006年的第一届吴文化节就是在杨卫泽手上搞起来的。廉政瞭望记者曾参与过当时的开幕式,无锡邀请了全国政协一名副主席和吴伯雄等政要出席,杨卫泽当天更是意气风发,宴会上频频敬酒,亲口承认举办吴文化节就是要提高无锡乃至吴地的核心竞争优势,邀请大批专家论证吴文化的发源地在无锡梅村。

到南京,他更是斥资70亿元,在夫子庙建设中国科举博物馆,据当时参加现场调研一名人士回忆,杨口口声声称要将其建成传承科举文化的“传世之作”,“这个提法是杨的口头禅,在别的工程上也常常会这样提”。中国科举博物馆的一部分原址是南京市中医院,为了这个项目,新院址准备迁到南部新城医疗中心2号地块。

有该医院职工向廉政瞭望记者反映,原本是说2014年底搬迁,但为了让博物馆在青奥会前开展让路,医院在去年6月被搬迁到河西的建邺医院“过渡”,到时候还面临着“二次搬迁”,“有点劳民伤财”。

“裙边”(“他自己可能也是个‘裙边’”)

在杨卫泽落马之前,他的多名“爱将”早已经成为被剪断的“裙边”。

其中较为典型的,便是无锡市滨湖区委原书记朱渭平。他的案件被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做为标本,对江苏“能人腐败”进行了剖析,而朱渭平正是杨卫泽当年的“爱将”。朱的落马还引发了“华莱坞”项目负责人、无锡灵山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吴国平之弟吴敬平和无锡富安集团总经理杨北椿的外逃。而影视基地“华莱坞”和惠山古镇、灵山梵宫、清明桥街区等宏大的旅游构想,都是在杨卫泽手中,全部由规划图变成了实景。

此外,据廉政瞭望独家获知,杨卫泽曾经的“大秘书”,也是无锡市委常委的新区党工委书记许刚近期少有露面。2012年底,无锡新区鸿山街道官员花38万元赴厦门开会,成为中央纪委通报的首批违反“八项规定”精神的典型。

无锡新区的“美女宣传部长”余敏燕和杨卫泽的关系也已经众人皆知,当地一名媒体人对廉政瞭望记者感慨:“余的真人比那些网上流传的工作照好看多了,元旦前大家还一起吃过饭,真没想到她也会进去。那天她还谈到自己的女儿是送去学钢琴好还是学画画好,举棋不定。”

廉政瞭望独家采访获悉,余敏燕是无锡下辖的县级市宜兴人,并非传说中的“80后”,她本来是1977年出生,但后来档案被改成了1983年,其父是从事工程建设的商人,与杨卫泽多有交集。余的家教较好,学艺术出身,平时开一辆奥迪车,“穿衣打扮都很有品味,要用奢侈品,但不会给人土豪的感觉”。

杨卫泽迷信领导力的作用,廉政瞭望记者曾在一个场合听到他阐述自己关于领导力的理论:重管控,更重愿景;重指标,更重信念;重个人,更重团队;重命令,更重授权;重权威,更重平等。

“话虽漂亮,但基本上更看重这套理论的前几个字。他是属于仕途一帆风顺的人,作风也比较霸道的。”南京市一名副厅级干部解析,“像季建业那么‘彪悍’的人,在杨面前都是没有二话的。自缢身亡的南京市六合区委原书记娄学全,以及此前落马的原南京建邺区委原书记冯亚军、溧水区委原书记姜明,更是杨卫泽的‘铁杆小弟’。”

“杨卫泽在南京这几年,政绩饥渴的情绪很明显。”江苏省一名老干部观察,“一会是要超过无锡的GDP啊,一会要让南京接盘亚运会啊,大规模发展江北新区并亲自出任管委会主任,都是很想做点什么大事来展现能力,从而迅速升上去。去年还一度传过,青奥会后,他要到邻省当省长呢。”

不过,真到了青奥会时候,作为组委执行主席,杨卫泽在赛事期间露脸很少,让人感到奇怪;去年国家公祭日期间,习近平总书记在南京调研,杨卫泽也没有参加陪同,只是在座谈的会场上一闪而过,更是让大家加深了杨卫泽要落马的感觉。

“与其说之前查的那些干部是杨卫泽的‘裙边’,不如接下来看看杨会是谁的‘裙边’。”一名接近江苏省委的人士对廉政瞭望回忆:“去年11月就耳闻杨卫泽在苏州的两处房子被北京来的人查了,当时官场上下都在就传杨马上要出事了,果然没几个月,靴子就落地了。”(文中部分人物为化名)


文章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华网的观点或立场]
发表评论
您好,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进行评论
 
中华网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