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领导腐败见证高薪养廉失灵 养肥硕鼠
2015-02-08 13:15:09.0

  媒体:国企领导腐败见证高薪养廉失灵 养肥硕鼠

反腐清单见证国企高薪养廉失灵

    2月5日,中央巡视组公布对5家央企专项巡视反馈清单,虽然问题看起来比较严重,舆论也并没有表现出惊讶,因为这些腐败问题都在公众想象之中。比如中国联通有的领导和关键岗位人员利用职权与承包商、供应商内外勾结,搞权钱、权色交易;神华集团一些企业领导人操控重点合同煤审批权谋取腐败“黑金”;中船集团有企业领导人员及其亲属违规经商办企业,从事关联交易等,这些问题一点也不新鲜,坊间早有传闻,媒体一直在曝光。

    看到这个对几大央企的专项巡视问题清单,就会明白习近平总书记1月在中纪委全会上为何专门强调要“加强对国企领导班子的监督,搞好对国企的巡视,强化对权力集中、资金密集、资源富集的部门和岗位的监管”;也会明白王岐山书记在作中央纪委工作报告时特别提到国企,强调“从严治党国有企业也不能例外”,要“实现对中管国有重要骨干企业巡视全覆盖”。

    当然,也更会明白舆论一直紧盯国有企业,提醒反腐者不能让国企成为反腐盲区。从这份专项巡视的问题清单看,党政机关在反腐中暴露出的问题,同样出现在国企身上,什么跑官要官、领导及其亲属违规经商办企业、权色交易、子女出国留学方面接受利益输送、工程发包和项目采购腐败、公款吃喝等,完全是政府腐败的复制版本--这不是企业病,就是权力不受约束的机关病、政府病、官僚病。某些国企领导,拥有官员的行政级别和权力,同时还掌握着比政府官员更多的资源分配权,但却缺乏对党政机关同样的监督,一家大企业很容易成为几个领导分肥套利的家族地盘,隐藏的腐败甚至比党政机关更严重。

    仔细看对这几家央企的巡视清单,会发现“领导”这个字眼特别显眼和刺眼,比如中国联通的问题:有的领导和关键岗位人员利用职权与承包商、供应商内外勾结,搞权钱、权色交易;有的纵容支持亲属、老乡或其他关系人在自己管辖范围内承揽项目或开办关联企业谋利;有的在子女出国留学、就业等方面接受供应商利益输送;有的收受客户所送有价证券,收受贵重礼品;有的接受供应商安排打高尔夫球、外出旅游--这些都指向了领导,也就是企业高管。此前中国联通、神华集团、东风汽车和南方航空已陆续爆出官员或高管被查的消息,并且已经有一些高管落马。

 有一个问题耐人寻味,这些国企领导、高管拿着不错的薪水,虽然前段时间国企高管有过一波降薪,但仍然不能算低--为什么还不知足,仍然深卷腐败?有些官员不是总在哭穷、明里暗里呼吁学习其他国家的“高薪养廉”,把自身腐败问题归咎于“收入太低,心理不平衡”吗?这些国企领导的腐败问题,见证了高薪养廉的失灵。再高的薪水也满足不了蛀虫的贪欲。权力缺乏监督,拥有资源分配权却身处监督盲区,高薪更是养肥一群硕鼠。

    舆论一直对国企高管的薪酬问题充满争议,一方面享受着国外同类公司没有的国家支持政策,一方面薪酬又要与国际接轨。好吧,拿高薪也罢了,这些钱不够子女出国留学吗?不够吃喝旅游吗?不够打高尔夫球吗?不够买幢豪宅买辆好车过一种很体面的生活吗?在国外同行面前丢人吗?当然够了,但这种高薪之下,为什么养不出廉,为什么还要公款吃喝,还要权钱交易,还要鲸吞国有资产,还要谋取腐败黑金?落马的中国联通高管张智江的薪水不高吗?落马的南方航空高管陈港、徐杰波、周岳海、田晓东们的收入低吗?看来,高薪是没有作用的,欲壑难填,再高的薪水也遏制不了掌权后的贪婪。

 足见,“高薪养廉”是一个伪问题。一些官员出国考察几天归来后就喜欢津津乐道国外的“高薪养廉”。其实,即使有高薪,也不是用来养廉,而是廉政得到制度保障后,以高薪吸引人才。据说有些被我们的官员当成“高薪养廉”典范国家的公务员很生气地说:谁造谣我们是高薪养廉的?廉洁是每一个公务员最基本的职业道德要求,不需高薪去养。我们的国企中一些拿着高薪的某些领导在腐败上前“腐”后继,从反面证明了这个道理。

    这份巡视问题清单证明着反腐者将目光盯向国企的清醒认识,实践着“反腐和监督不留死角和空白”,也提醒着国有资产的管理者,不要再寄望什么“高薪养廉”了,一方面要继续规范国企高管们的薪酬,对企业高管年薪公开化、透明化、标准化刻不容缓,一方面要完善国有资产资源监管制度,落实中央“强化对权力集中、资金密集、资源富集的部门和岗位的监管”的要求,把从严治党、从严管国企落到实处。避免国企治理出现“最坏结果”:蛀虫们一边拿着高薪,一边将管理企业的权力拿去寻租,兑换暴利,从而鲸吞国有资产,将国有变成“私有”、“家有”。


文章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华网的观点或立场]
发表评论
您好,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进行评论
 
中华网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